杭州考研网

杭州考研培训_杭州考研培训机构排名



小伙子上4年武大,临近毕业却成了没有学籍的黑户,背后真相如何

??7月是毕业季,也是收获季。

现在,又到了2022年高考考生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时刻了,真的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11年前,广东小伙张鹏也收到了一份录取通知书,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他快高兴疯了,他简直不敢置信,自己居然成功进入了211高校武汉大学!

说起武汉大学,可了不得,国内大学排行榜上它稳居前十,排在它前头的就是众多学子梦寐以求的北大、清华等。

4年的时间过得飞快,眼看要毕业的时候,张鹏却被告知,他不是武汉大学的学生。

张鹏懵了,自己不是武汉大学的学生,怎么还可以来这里读书,还能住进宿舍楼?

学校里的每栋教学楼、宿舍楼、图书馆、食堂他都清清楚楚,甚至连一年一度的绝美樱花他都看了腻了。

临近毕业,自己反倒成了没有学籍的“黑户”?

这让他一时难以接受:“究竟怎么回事?我收到的明明就是武汉大学的

录取通知书啊!”

是的,家住广东的张鹏,在2011年高考分数出来后,确确实实收到了武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他还很清楚地记得,当看到通知书上“武汉大学”4个大字时,自己欣喜若狂的心情。

武汉大学有什么特别呢?它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211、988名校啊,连我们熟悉的小米创始人雷军,就是武汉大学毕业的。

一想到自己成为了雷军的学弟,张鹏的嘴角就乐开了花。

全家人都十分高兴,这回老张家终于扬眉吐气一回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张鹏的父亲了,原以为儿子这个成绩,顶多读个一般的大专院校,却没想这摇身一变,还真就上了名牌大学。这事办得靠谱!

张鹏考上武汉大学的事,很快就传遍了十里八乡,村民们赶来祝福的同时,心里不免犯嘀咕:“听我家孩子说,这小子成绩一直不怎么样啊,莫非是有神仙相助,让他高考一飞冲天?”



多人向他讨要秘籍,这时张鹏往往显得局促和紧张,支吾半天也说不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诀窍,父亲见了赶忙拿出通知书来解围。

虽然张鹏心里也存在诸多疑虑,但转眼间就被眼前扎眼的通知书打消了,时间一到,就背上行囊前去武汉大学报到。

当时接待他的人,声称自己是武汉大学的老师陈东,一名笑容可掬的男子,长得斯斯文文。

一路上,他热心地帮张鹏提行李,还如数家珍般地跟他介绍学校的发展史,顺便带他逛了逛美丽的校园。

就连哪个食堂的饭最好吃,他都跟张鹏介绍了一个遍。

张鹏很开心,没想到武汉大学的老师这么好,不仅亲力亲为迎接新生,还帮新生去报到处报道,自己只要安心享受服务就好。

一切手续都办妥了,陈东又带着张鹏到了分配的宿舍入住。

走进宿舍,张鹏忍不住感叹,这名校宿舍真是明亮又宽敞啊!他谢过陈东老师,就赶紧把床铺了起来。

陆陆续续有同届学生住进来,几个小伙子三两下就熟了,他们愉快地攀谈起来,美好的大学生活就要展开了啊!

入学后的第三天,军训开始了,张鹏被带到了武汉市郊的一处军训基地,这里已经聚集了20几名学生。

他们都是经管学院的学子,而且来自全国各地。在做自我介绍时,张鹏听得很认真,这些学生有江苏的、湖南的、安徽的……

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大家对新环境适应得也很快,半个月后,这场军训就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

张鹏和5名同学们被带回学校,在金融6班他们见到了之前一直未露面的辅导员,王杰。

王杰和陈东相比,显得严肃多了,全程板着一张脸,看到学生拖拖拉拉迟到,就是一顿训斥。

一切仿佛又回到高中时期,张鹏和同学们看着自带威严感和压迫感的王杰,吓得都不敢吭声。

王杰简单说了一下纪律后,接着提到了大家都很关心的费用问题:一年所需缴纳18500元,其中包括住宿费3500元。

这个学费有点贵,安静的教室一下变得喧哗起来。

大家七嘴八舌,张鹏也忍不住犯嘀咕:“一般公办大学一年的学费也就五六千,这里怎么这么贵?都够交两三年的学费了。”

王杰见课堂氛围不对,拍了拍桌子,厉声说道:“也不想想,你们上的可是名牌大学,要嫌贵现在就可以退学!”

辅导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同学们也不好说什么,当场就把学费汇到了指定账号上。

王杰收了钱,就给大家调整了宿舍,张鹏和同班5名同学,被安排进了教工新三栋3301房。

王杰带着张鹏宿舍6人领了课本,又将他们带到金融6班。

王杰对一脸雾水的班长说:“他们这几个是插班生,你给他们安排好座位,课程表也发他们一份。”

说完这些,王杰就离开了,班长稀里糊涂地只得照办。

就这样,张鹏小心翼翼地摊开了散发着墨香的课本,正式开始自己美好的大学生涯。

但他万万没想到,纷至沓来的,还有出乎意料的怪事。

王杰走后没多久,上课铃声就响了,一名自称是6班的女辅导员紧随而至。

张鹏没有多想,反而感慨:“不愧是名校啊,居然一个班有两个辅导员。”

学生们陆续进入教室后,女辅导员开始点名,当时金融6班的学生有45名,但她却只点了39,就张鹏他们6个同宿舍的同学没点到。

女辅导员看着人头有些不对,便询问是否有同学没被点到,张鹏他们赶紧举手。

然而,离奇的是,女辅导员仔细核对了花名册,发现只有39人没错!

辅导员怀疑张鹏他们跑错教室了,张鹏不解,明明是王杰带自己到班上来的啊。

没办法,只得找王杰询问清楚。

当时王杰有些生气,给他们的答复是:“花名册打错的时候也有,你们上课就是了,怕什么!”

张鹏等人再问,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想到课本,教学楼,宿舍,这些都是实打实的,便没在这件事上继续追究了。

从那以后,张鹏等人继续在金融6班学习生活,渐渐也对这所学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不对劲。

张鹏他们6个发现,无论是去食堂打饭,还是去学校图书馆看书,别人都是刷学生证或饭卡,只有他们付现金或者电子支付。

这可真是奇怪了,张鹏拉住一个同学不解地询问道:“同学,你的学生证是在哪里办的?”

同学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回答说:“一开学就有的呀,你们没有吗?”

张鹏等人一头雾水,他们再次找到王杰,结果得到的回复是:“你们是特殊渠道进来的,很正常,不要在意这些,你们好好上课就行。”

张鹏想到父亲的叮嘱,心里似乎明白了一二,就和几个同学回去上课了。

在学校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眨眼间,一个学年过去了,期末考试如约而至。

张鹏对这场考试紧张而又期待,王杰多次叮嘱他们好好考试,成绩单要寄给家长看的,所以他不得不重视。

考试当天,张鹏原以为会和班里其他同学一起考,可王杰却把他和宿舍其他5人叫了出来,将他们到另外一个教室,那里都是之前军训时见过的同学。

张鹏等人心情复杂地踏进教室,但联想到“特殊渠道”,他们很快就安下心来。

考完试一段时间,张鹏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担心父母看到他那惨不忍睹的成绩单。可两个月过去了,这个成绩单一直没送到父母手里,这让他既疑惑又惊喜。

就这样,第二年如约开学,张鹏拿着天价学费,在父母的期待中欣喜地踏进武汉大学。

但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王杰竟然让张鹏他们6个搬出学生公寓,到校外的出租房居住。

张鹏等人当然不愿意搬,原来的宿舍住得好好的,自己又不是没有交住宿费,况且武汉大学那么大,住校外上课特别麻烦。

可王杰说,如果他们不服从学校的安排,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最终大家无话可说,只能照办。

而其他一切还和往常一样,他们依然没有学生证和饭卡,没有作业的苦恼,也没有挂科的忧愁,甚至在王杰的安排下很少参加班会活动。

对于这些张鹏等人早已习惯,可班上的其他同学心底的疑问却在不断放大。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张鹏等人到了大四,变成了能够独立自主的大小伙子。

临近毕业的时候,金融6班的其他同学都在忙着毕业答辩,只有张鹏等人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毕业论文的通知。

而且每个同学都有老师指导,他们6人却没有。

为此,他们再次去找王杰,却惊恐地发现,王杰已经不见了踪影,电话也打不通。

再打陈东的电话,也始终联系不上,这下张鹏等人彻底慌了,心底里那个自己有可能被骗的想法再也摁不住了。

回想起大学四年的经历,似乎没有一件事情是正常的。

比如他们大一入住的教工新三栋3301房,其实是武汉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公寓。

再比如还有那些学生证、饭卡问题,以及交了4年学费,从来没有收据。

6人不敢再往下细想了,当务之急是求证自己究竟是不是被骗了,而求证手段只有一个,学信网查学籍。

张鹏率先把自己的信息输入到电脑里,结果完蛋了,查无此人!

其他5人也赶紧试了试,谁也不是例外,他们6个谁也不是大学生,也谈不上武汉大学经管系毕业这一说法。

眼泪刷刷流下来,从18岁到22岁,难道4年的青春时光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吗?伤心之余,张鹏赶紧给父亲打去电话。

听完前因后果,父亲心惊肉跳、一身冷汗,立即从深圳赶往武汉。

与此同时,一个名叫周泰的男子突然联系张鹏,他让张鹏不要着急,还信誓旦旦地说:“放心吧,一定会让你们顺利毕业的!”

张鹏等人不再相信,扬言要报警,结果当天下午,周泰就叫人送来了几人的学位证书。

张鹏拿去和其他同学一对比,外表竟然一模一样,难道自己真的错过王杰他们了吗?可打开内页一一对照,不对,周泰给的学位证是伪造的!

次日,张父火急火燎地赶到武汉大学,他在第一时间报了警,接下来又给周泰和陈东打去电话。

没过多久,陈东带着一个叫赵万成的人赶到武汉,与张鹏他们在酒店见了面。

赵万成自知理亏,一上来就施展苦肉计:“我和陈东也是受害者呀!”

他告诉张鹏父亲,自己听信了同学林振东的鬼话,此人做了多年的文凭生意,声称没有他办不下来的证书。

赵万成和陈东看见证书是真的就相信了,陈东和张父同村,知道张鹏落榜就想帮他一把……

但是谁也没想到,才过了两年,林振东就失踪了,赵万成只能和周泰、陈东收拾烂摊子。

张父听完气得捶胸顿足,家里本就不富裕,自己和妻子辛辛苦苦攒的15万,还有4年的学费都这样打水漂了。

这一切都被藏身在周围的警察录制了下来,赵万成和陈东当场被带走调查。

同一天下午,周泰也来到了酒店,一坐下就矢口否认了自己诈骗的事实。

他辩解道:“我们公司和武汉大学有合作,可以安排学生上学和入住宿舍。之前武汉大学有政策,我们安排进去的学生4年后就可以拿到第二学位毕业证,但谁知这个政策近两年取消了。”

不过周泰表示他还有其他解决办法:只要张鹏拿到专升本文凭,就可以再帮他报考武汉大学的研究生,但这至少还要8万的办理费。

张父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指着周泰就怒吼道:“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想骗8万块钱,做你的青天大梦去吧!”

事先有准备的警察随即包围过来,将周泰带走了。

没过几天,林振东、王杰相继被捕,在铁证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而武汉大学那边知道此事,立即配合警方严肃彻查,对参与其中的老师,立马做出停职移交处理。

事已至此才算真相大白,张鹏的高考成绩不理想,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家里花15万元买来的。

骗子为了榨取学费,利用大学上课相对开放,学校人流量大的特点,将他们安排到所谓宿舍,然后再用尽各种手段把他们唬住。

而4年的巨额学费加起来至少有20多万,像张鹏一样的学生还有23个,也就是说赵万成等人起码诈骗了400多万!

在这里提醒各位考生,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公平,但高考绝对是最公平的!

不要相信上大学有什么特殊途径,如果有也是假的。如果成绩不理想,可以选择复读,在年轻的时候,一切都还有机会。

倘若像张鹏那样,毕业以后都22岁了,再去复读已经不太现实了。

. END .

【文|骆小溪】

【编辑| 毛毛雨】

【排版 | 毛毛雨】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贪腐4000万,被判18年,冯志明犯下的恶行,比你想的更恶劣

朱广权李佳琦联手带货卖出4000万,原来还可以这样为武汉加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