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考研网

杭州考研培训_杭州考研培训机构排名



2006年,山东女学生校内被侵害案,法医抽丝剥茧,神还原案发现场

??当时因为凶手作案手段异常残忍,并且又是发生在学校,在一定程度上给学校带来了不良影响,在校学生以及学生家长都非常的恐慌,这也给警方破案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为了能够尽早破案,给公众一个交代,当地警方特地请来了山东省公安厅主任法医师姚桂法。

在姚桂法医师的协助下,案件很快得到了进展,可随着所有谜题一个一个地揭开,背后的真相却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一、凶手成疑

最先发现于玲玲失踪的是她的同桌兼好友刘欣。

据刘欣称,案发当晚,下了晚自习后,原本她要和于玲玲一起结伴回宿舍的,但两人走到半路于玲玲突然说自己肚子疼,让刘欣先回宿舍,她自己则跑去了学校西南边的一个旱厕里方便。

当时刘欣也没有回宿舍,而是站在操场上等于玲玲,那是旱厕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也是最近的一条路,于玲玲上完厕所肯定会经过那里,但那晚刘欣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于玲玲,一直到快要响就寝铃声,于玲玲都没

有出现。

那个时候,刘欣以为于玲玲应该是走别的路回到宿舍了,所以她也径直回了宿舍。

可奇怪的是,刘欣回去后发现于玲玲并没有在宿舍,她还问了寝室的同学,有没有看到于玲玲,但是所有人都说没有看到。

刘欣当时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为于玲玲可能是和哪个男生去约会了,不一会儿宿管就上来查房,作为好朋友的刘欣还替于玲玲撒了谎,说她在上厕所。

就这样,一夜过去,于玲玲还是没回来,这样的异常现象引起了同学们的怀疑,但她们更多的还是相信,于玲玲可能是出去约会了。

早读结束后,老师发现了于玲玲的缺席,询问办理有谁知道于玲玲的情况,那个时候刘欣才站起来告知老师真相。

随后老师又到门卫室去问了一下,得知前一晚并没有非走读生离校,这就奇怪了,没从校门离开,不在宿舍,又不在教室,难不成这个于玲玲一个女孩子还能翻墙逃课了?

还没等老师想明白怎么回事,上课铃声又响了,老师决定先上完课再说。

一节课还没有上完,一个噩耗就传了到了老师的耳朵里,学校紧急通知所有班级班主任开会,有人在学校西南角旱厕里发现了一个女学生的尸体,已经报警了,需要班主任辨认学生身份。

不出意外,经过老师辨认,那个女学生正是高一年级,失踪了一夜的于玲玲。

尽管学校已经三令五申的要求封锁消息,让知道内情的所有人都管好自己的嘴,但校内发现女生尸体的事情还是走漏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学校都人心惶惶,很快连学生家长都知道了,甚至有家长围在学校门口,要求将孩子接回家,待凶手抓到后再来上学。

这对于学校来说,无疑是形象尽损,他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警方能尽快破案,抓到凶手,还学校一个安宁。

要想破案,刘欣也成了关键,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看到于玲玲的人。

一个16岁的在校女学生,成绩优异,平日里乖乖巧巧,非常地听话,她会得罪什么人呢?凶手为什么会对一个柔弱的女学生下手?

就在警方百思不得其解时,刘欣说出了一个关键线索。



刘欣称,于玲玲在校外有一个男朋友,那是一个18岁的谁会青年,于玲玲已经和他交往好长一段时间了,因为早恋不被家人和学校允许,所以于玲玲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从没有向旁人提起自己的男友,这个事情也只要她最好的朋友刘欣知道。

这个线索让警方为之一振,立刻就决定对这个“男朋友”展开调查。

但遗憾的是,刘欣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这让警方根本无从下手。

接连两天过去,警方都毫无头绪,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当地警方请来了姚桂法协助。

还原案发现场

姚桂法这个人可了不得,在业内一直赫赫有名,与其说他是一个法医,倒不如说他是一个神探,许多要案、奇案都在他的神推测下尽数侦破。

姚桂法到达案发现场已经是案发后第三天了,作为一个法医,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验尸。

在经过仔细检验后,他得出的尸检结果和当地法医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出入,于玲玲是死于刀伤,她的头部被连续砍了六刀,造成了严重的头部损伤,虽然被发现时,她衣衫不整,但经过法医验证,于玲玲生前并没有遭受侵犯。

据勘验过现场的刑警称,他们到达现场看到尸体时,她的半个身体已经被塞进了蹲坑内,尸体遭到严重污染,关于犯罪嫌疑人的信息便无法提取。

在旱厕里,警方还找到了一把菜刀,虽然上面已经无法提取凶手的指纹等生物信息,但根据死者伤口的大小,以及刀伤的形状,警方肯定,那把菜刀便是凶手的作案凶器。

当然,姚桂法出手定不是做一些表面功夫这么简单,从死者的伤口上,他还得出了一些不一样的结论。

连中六刀,每一刀都砍在同一个位置,从这伤口的形状和位置来看,凶手肯定比于玲玲高出许多,否则砍不到这个位置。

随后姚法医又到凶案现场去勘察,现场四处都是喷溅的血迹,起初警方推断,这么多血迹,死者一定和凶手进行过一番搏斗,也许凶手了也受了伤,这些血迹里面也有凶手的样本。

于是法医在现场提取了上千份样本带回去检验,但最后结果却显示,这些

样本全部都属于死者一个人,也就是说,于玲玲是被单方面碾压杀害,从这一点也不难看出,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力量高出死者许多的成年男子。

基于以上种种现象,加上死者被发现时衣冠不整,按照正常逻辑来看,凶手一定是想侵犯死者,但遭到了死者剧烈反抗,于是凶手恼羞成怒,最终酿成了惨案。

起初警方也一直是朝着这个方向去侦查,但是接连几天都一无所获,直接让整个案件走进了死胡同。

既然此路行不通,那不如换一个思路,姚法医在勘测完现场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或许凶手不是一个男人,又或许凶手本来就是于玲玲熟悉的人。

姚法医的推测并不是空穴来风,他也有自己的依据,在他看来,这件案子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例如于玲玲为什么不回宿舍方便,或者在教学楼附近的厕所方便,而要舍近求远,选择一个偏僻,并且晚上还没有灯光的旱厕来方便,作为一个未成年,又是一个女孩子,她一个人不害怕吗?

这里面就有两种可能了,第一种就是真的如刘欣所说,于玲玲当晚以拉肚子为由,甩掉了刘欣,然后单独来这里和校外的男朋友约会。

可事后警方已经多次在门卫处查证,当晚,甚至是当天都绝对没有校外男子进来过,案发后也没有社会男子离开过,学校周边的墙壁警方也多次勘察,没有任何攀爬的痕迹。

这说明凶手可能不是学校外面的人,既不是校外人,那凶手肯定还在学校内,而且是于玲玲熟悉的人,以至于在案发时她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让凶手轻而易举地就得手了。

姚法医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看过案发现场墙上的血迹,大部分集中在其中一个蹲坑附近,墙上的血迹,大部分也在半人高的位置以下,按照于玲玲的高度,如果案发时她是站着的,血迹不可能喷溅得如此低,如果她是躺着的,血迹也不可能喷溅得如此高。

这么一细想,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于玲玲当时是蹲着的,结合她的裤子脱至腿部,却又没有遭到侵犯这一点来看,案发时,于玲玲可能正在方便,且面对凶手时她毫无防备。

这里又有一个细节,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你是于玲玲,你一个人在偏远处黑漆漆的厕所如厕,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的,你应该是什么反应?

正常人都应该会吓得立刻提起裤子站起来,但很显然,于玲玲没有站起来,并且凶手都已经站到她面前了,她都还没有预料到危险来临。

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姚法医觉得,凶手一定于玲玲熟悉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女的。

当姚法医说出这个猜想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于玲玲的伤口明显是遭受重击,如果凶手是个女孩子,那得多大的仇恨,才能下这样的狠手,并且还要将她的手筋和脚筋都挑断?

令人唏嘘的真相

说起凶手是一个女孩子这个问题,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于玲玲的好友兼同桌刘欣,她不但是发现于玲玲失踪的人,也是最后一个见过于玲玲的人。

据老师和同学说,刘欣和于玲玲的关系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就非常的好,加上她们住在同一宿舍,又是上下铺关系,平日里在学校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

这么好的关系,刘欣有什么理由要杀害于玲玲呢?

尽管不相信,但是警方还是按规定对刘欣进行了正常审查。

案发之初,刘欣面对警方时是跟悲伤的,但当警方对她进行第二次审查时,这个16岁的小姑娘脸上明显有了一丝慌张。

这一丝慌张让警方感觉到了不妙,他们对刘欣的宿舍进行了突击检查,并且直接在刘欣的被窝里发现了一件带血的外套。

当警方问刘欣,外套上血迹的来源时,刘欣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一会儿说自己来大姨妈了,一会儿又说她自己也不清楚血迹哪里来的。

她的种种反常行为都不得不让警方对她产生怀疑,最后见事情瞒不过去了,她干脆就直接承认了,于玲玲就是她杀害的,并且将案发当时的情况细节都一一说了出来。

案发当晚,下了晚自习后,刘欣以宿舍厕所人多为由,将于玲玲骗到学校西南角的这个旱厕来方便。

在这之前,刘欣早已经准备好一把菜刀放在角落,但因为这个厕所晚上不会开灯,所以于玲玲并没发现角落里的刀。

随后,刘欣便趁着于玲玲脱下裤子蹲下方便的时候,向她挥起了屠刀。

刘欣挥刀砍于玲玲的时候几乎使出了浑身的气力,一刀下去于玲玲便直接站不起来了,当时于玲玲是蹲着的,刘欣就站在她面前,从上往下砍,直接砍在了于玲玲后脑勺偏上一点的位置,为了确保能弄死于玲玲,刘欣又毫不留情地又砍了五刀。

于玲玲倒地后,刘欣还不解气,又拿着刀,学着武侠小说里描述的那般,将于玲玲的手筋和脚筋砍断,整个过程于玲玲甚至都没有机会呼救。

发泄完了后,刘欣渐渐地冷静下来,那个时候于玲玲已经身亡,看着眼前的好友尸体,刘欣心里也有一些慌乱,她本想将于玲玲的尸体砍碎丢到厕所里,但又害怕回去晚了引起怀疑,所以想整个降雨玲玲从蹲坑处塞下去。

尸体塞到一半卡住了,那蹲坑太小了,于是刘欣不得不放弃,任由于玲玲的下半身裸露在外面。

这就是案发当时的经过,令人震惊的是,刘欣的描述竟然和姚法医的猜想高度吻合,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姚法医的推测能力实在是太高超。

事情到这里已经是足够令人震惊了,但最让人震惊的还在后头,众所周知,一个正常人要杀人,一定会有一个动机,那刘欣杀害于玲玲的动机又是什么呢?两个好到穿同一条裤子的好姐妹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以至于让刘欣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对方?

当警方问及刘欣这个问题时,她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不像是一个小孩子。

刘欣告诉警方:“她成绩比我好,家里也比我有钱,长得也比我好看,大家都喜欢她,我觉得老天爷特别不公平,凭什么她就能拥有我想要的漂亮衣服?”

这就是刘欣杀害于玲玲的理由,这看似不像样的理由,竟然毁掉了两个花季少女以及她们的家庭,这难道不令人唏嘘吗?

案子侦破后,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分局刑警大队的副队长每每回忆起这件案子都要感慨一番,当刑警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刘欣的这种极端的想法和行为,应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经过此次事件,不管是学校还是学生家长都意识到,教育孩子学业为重,但也不能忽视她们的心理教育问题,更不能忽视素质教育。

但凡有一个人能早些发现刘欣有这样的攀比心态,并且做出正确的引导和纠正,哪怕是多做一点点,是不是就能避免这场祸事了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