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考研网

杭州考研培训_杭州考研培训机构排名



考研辅导班成应试“伎俩”贩卖场

??与普通班相比,几家考研辅导机构的高端班、保过班大都提供“一对一”的专业课辅导,而辅导员实际上都是在校的研究生,这一方面是因为教育部禁止高校老师在考研机构代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聘请研究生更为廉价。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中,这些研究生既能对学生进行专业课知识的辅导,还能够分享自己的信息和经验。

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曾参加过“一对一”培训的往届考生和担任过辅导员的研究生,都觉得这项服务并不像培训机构宣传的那样物有所值。

研究生辅导员的经验和信息比知识更重要?

考研一位自称姓张的老师称,学生报名保过班之后,就会为其在40天之内配备好一名专业课辅导员。一般来说,这些辅导员都是学生所报考高校目标专业的研究生。到考研初试前,辅导员会对学生进行60~100课时的“一对一”全程辅导。

考研机构聘用研究生担任辅导员,是业内惯常的做法。考研考研官方网站这样介绍:其拥有197名博士后、976名博士、16000名硕士组成的最大规模的教学服务网络;跨考教育的官方网站上也介绍说,有26591名在读研究生可提供专业课一对一辅导。

2006年,教育部发出《关于做好2006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高校在职教师不应参加社会考研辅导班活动。“教育部规定高校老师不能出来上课,只有一部分声望较高的教授敢出来上课。”张老师表示,其实研究生来上课的效果比教授更好,因为教授上课只会按照考试大纲来讲,不会补充额外的知识,而研究生除了上课,还会分享他所收集的考研资料和复习笔记,向学员传授经验等。

考研的另一名工作人员陈老师则道出了一个更为现实的原因:聘请研究生担任辅导员成本更低。他表示,不请高校导师来辅导学员的原因主要是价格太高,学员往往不能承受。对于这些聘请的研究生辅导员,基本不需要面试和培训,当考研找到合适的辅导员后,会向双方提供联系方式,让辅导员先跟学员沟通,学员满意的话就可以正式上岗。

在张老师的口中,这些辅导员提供的“经验”和“信息”是尤为宝贵的。“我们招聘的都是当年考研获得高分的研究生。他们从考研的战场走过,有实战经验,即使有不能解决的问题,也可以问同学或是导师。”她强调,对于考生来说,接触这些研究生也是认识未来师兄师姐的机会,有的研究生辅导员能够把你推荐给他的导师,或者在授课的时候涉及到导师的情况。“这些研究生很负责任,会像朋友一样和你保持联系,因为他对你的服务和你的录取情况,都和他的绩效挂钩。”张老师说。

考研培训机构赚了“大头”

尽管有着课时数量的规定,但考研和跨考教育两家机构的工作人员都告诉记者,为学生配备好辅导员后,上课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固定,一般都由双方自行协商。跨考教育上海分校的刘老师说,由于研究生的学习和科研任务也比较重,因此一对一辅导大多是在网上进行的,即学生有问题,就通过QQ、邮件等给辅导员留言,辅导员上线时便答复他。

去年在考研担任辅导员的肖雄就表示,自己的工作主要是通过网络和电话答疑完成的。像他这样的研究生,在考研提供的服务分为“授课+答疑”和“答疑”两种。其中,“授课+答疑”辅导员既需要面授和网络授课,又需要随时为学生提供答疑,每课时的报酬是50元,每辅导一个学员从暑假到考研结束,约可获取3000元报酬;“答疑”辅导员则无时间限制,每辅导一个学员可获取1000元左右的报酬。肖雄同时辅导两名“钻石卡”的学生,共收入4000元。

在“勤思教育”担任辅导员的刘美认为,含有“一对一”钻石卡的辅导班是最赚钱的项目,学员所交学费的绝大部分都被考研机构赚走了,辅导员从中获得的收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她告诉记者,自己提供给VIP学员的服务是“制定学习计划、解答疑问、检查复习进度”等,到明年1月考研结束,她总共需要辅导20名学员,从每名学员身上能够获得300元报酬,但这些学员每人都向考研机构交纳了少则六七千元、多则几万元的学费。

刘美说,自己选择辅导员兼职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份工作轻松、自由,消费的是自己的知识储备。每次收到学员的咨询邮件,她只需要翻翻自己过去的复习资料和笔记本,就能轻松地应对学员提出的问题。

在考研担任辅导员的中国政法大学研一学生李平也觉得,考研培训是个暴利行业,在业内,考研付给研究生辅导员的工资还算是比较高的,每个课时的提成有50元。今年6月,她曾到另一家法律硕士培训机构应聘“一对一”辅导员,对方要求她每个月至少工作40小时,给她开出的工资只有每小时20元。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生张强在考研担任了两年的专业课辅导员。在她看来,来报班的学生大多数都是跨校跨专业考研的,他们报读考研班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因为非本专业学生,想通过考研班进行系统详细的培训,知道哪些是考试重点;其次则是希望能够得到考研的经验和信息。

在担任辅导员之前,他自己也是通过考研进入中国传媒大学的。结合自身的考研和专业课辅导经验,他坦言,“一对一”的辅导“也没多大用,主要是心理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