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考研网

杭州考研培训_杭州考研培训机构排名



自述 家有考研人,度过力争“不要阳”的两周

??“新十条”发布后,“一老一小”以外,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可避免地感觉自己走在了钢丝上。
12月24日,一年一度的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将在各地拉开帷幕。截至12月20日,官方尚未发布2023年全国考研报考人数相关数据,但据多个省市已公布的数据看,今年的考研人数仍是居高状态。
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家中,恰有一位2023年本科应届毕业的妹妹,今年要在上海参加考研,为此她已勤勤恳恳准备了半年有余。
“新十条”颁布时,距离她的考试约有两周半。紧张的备考之余,她近期又多了一重深深的顾虑——考研之前,千万别“阳”;如果一定要阳,考研那两三日,千万别发烧。
而包括她在内的记者一家,也在考研前的两周内,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以12月25日(她的完试日期)为期限,坚决要将病毒格挡在外。
下面是我们家的故事,可能也是无数居家备考的考研人家的故事:
政策变动期从外地返家,自觉三天三检
妹妹是今年的考研党,如今是上海某所高校英语专业的大四学生。
从今年3月起,她就着手开始了准备,7月暑假以来更是一日不漏地在学习考研的知识点。饭桌上是我一天中难得跟她说话的时间,后来这段时间还常被她拿来背知识点。“我不算早的,也不算最勤奋的,”她老跟我说,“时间总是不够,我还是很紧张。”
受疫情影响,11月中旬,妹妹的学校要求返校,待了不到半个月,她又以在校备考没有状态为由,回家了。
“新十条”发布后,全家看了不少科普,心态上对于新冠并不害怕,但看到短期内身边陆陆续续增多的阳性感染者,另一层紧张马上泛上来:如今感染概率增加,但备战考研的妹妹,考前考中,希望都不要“阳”。
12月8日起,上海进一步优化调整部分场所防疫要求,来沪返沪人员不再实施“落地检”和限制5天内进入相关公共场所等;除有特殊防疫要求的场所外,沪上也不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那几日,我人恰在外地。12月9日,母亲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些泡腾片回去。后来我知道,看到上海新政策的那晚,她已经把能下单的药在外卖平台上都下单了,凌晨一点送到家;第二天她又跑了十家药店和朋友家,寻找抗原试剂。
12月11日周日我返沪,母亲好像又多想到了一点细节,在我登机前千叮万嘱,回家的路上不要坐公共交通,一定打车回来,“打车前你了解清楚啊,司机要有核酸阴性证明的。”
那晚回到家后,我基本上就主动隔离了。我应家里要求坚持做了“三天三检”。原先我是和妹妹同房睡觉的,回到家发现妹妹的床铺也被挪到了沙发——睡着睡着她说,沙发有宿舍床位的局促感,倒也很亲切。
那三天,我白天多在外面工作,被要求戴N95口罩、戴一次性手套,晚上回来尽量少出自己房间以外的空间。
核酸检到12月14日周三,也就是第三天,我的结果还是阴的,全家松了一口气。不过,当天楼里出现了两户阳性感染者,我们家出门遛弯、买东西开始不坐电梯。
成为密接隔离在房,再次三天三检
没想到,12月15日周四早上给我当头一棒——周二与我有过接触的一位同事,在周三核酸检测出阳性了——我确凿成密接了。
老实说,我当下的心情很复杂,更多是害怕:万一“阳”了连累妹妹考试怎么办,不能让她这大半年的努力和长久以来的心愿白费啊。
那天,我妹在微信上给我发了张杨迪(谐音“阳敌”)的表情包,我回了张郭襄的表情包(寓意没有“阳过”)。从15日周四早上开始,我被完全隔离在自己房间了。
我妹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我是我们家的重点关注对象。我房间与我妹的书房面对面,两扇门就这么一直关着。
虽然我还“阴阳未定”,但没出结果前,一切按照最坏的结果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居家隔离中,我房间准备的物件。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邹佳雯 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日定点送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母亲戴着手套,给我的热水瓶加水。

每天早晨,我做一次抗原,连着三天都是一条杠;每天傍晚,我被允许出一趟门,去一个远点儿但人稍少的核酸亭,其间“待复核”了一次,所幸最后单管做下来还是阴性。
如此坚持了三天,我每天汇报自检情况、在房间等待投喂、手洗衣服、清洁房间卫生、居家办公。三天后,我的核酸和抗原检测都没问题,人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家里才慢慢给我解了禁。
周日,我打开了房门,对面妹妹的书房正好也开了。同在一个家,我连着一周见到她的时间可能不足10分钟。那个当下,我心有戚戚,她好像也还有点迟疑,下意识捂了鼻子,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朝我说:“老姐,你还蛮争气的。”
妹妹赴考前,全家最后的准备
这周听妹妹说,她在好多个备考群中,每天陆陆续续有考生说自己“中招”了。在学校备考的考生,在她看来好像还算安全,同学如若感染,报辅导员后会马上被带到特定的隔离区域,但大家心情难免还是提心吊胆。
我变成了完全的居家办公,这两天每天只出门在小区遛10分钟的弯,提前约好的299元一张的《阿凡达2》imax版电影票也“鸽”了;父母这边,这两周,也尽量减少了出门。母亲在上周的前半周去了一次菜场,一次性买了很多牛排、白菜等放得住的菜品,此后没去过公共场所;父亲也几乎都是居家办公,难得要出门的时候,保证N95口罩、手套和酒精不离身;我被家里被视作密接的几日,父母也坚持去做核酸检测。
而妹妹,至多在小区走几步“换下脑子”,其他时间,一日复一日地待在书房中,做最后的冲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妹妹的备考书房。

12月20日,上海市教育考试院发布《在沪参加2023研考考生赴考指南》,按照要求,12月21日,妹妹要去做单人单管的核酸检测。今年,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多地也专设了核酸阳性考场,对于各位考生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在核酸阳性考生专用通道的分流前,尽可能保护好自己吧。”妹妹这样觉得。
12月23日,妹妹要在考前一日,去两个月前就定下的考点附近的宾馆住宿,家里人对如今的宾馆是否安全心存顾虑,但也别无他法,因为考点离家距离较远。
这可能就是考前最后一道难关了。母亲决定陪着她一起去,带上足量的酒精。她想好了,23日吃了晚饭再去宾馆,带上自家烧好的饭菜、白煮蛋等,以供妹妹24日吃饭;25日最后一天考试,或许会带她去吃些热乎菜——这是我们家与病毒僵持的最后一日,“胜负”将在这一天决定。
希望妹妹和全体考生,都能在这场值得纪念的艰难考试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PS:澎湃新闻已上线“应对奥密克戎公众服务平台”,如有困难疑惑可扫码填表,澎湃新闻将努力为你答疑解惑,排忧解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248